春秋航空:铁皮屋里飞来的低成本民营航空公司

2018-11-02来源:admin围观:11次

  吴比较/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 梅双

  一张价格实惠的机票,让航空出行成为百姓家寻常事,也让春秋航空走入大众的视野。在三万英尺的高空,春秋航空一展个性化航空蓝图;在每一次平安落地的背后,春秋航空又将安全与准点做到实处。

  在航空领域,春秋航空有很多“第一”的标签,它是中国民营航空第一股,也是中国第一家低成本航空公司。从当年2平米铁皮屋里起步的民营旅行社到市值近300亿元的上市公司,春秋航空的飞行轨迹也记录着改革开放和中国民航业的发展史。如今的春秋航空已拥有87架飞机,开通了往返日本、韩国、泰国、马来西亚等近70条国际及地区航线,以及国内140多条航线。平均上座率达到90%以上,成为全球民航业客座率最高的航空公司之一。

  去年3月底,春秋航空正式完成掌门人交替,王煜从父亲王正华手中接过大旗,担任公司董事长。这一交接中,变化的是更精细化的管理和科技创新,不变的仍是那“抠门”的企业文化。金秋沪上,丹桂飘香,黄浦江畔,风正帆张,春秋航空也将再次启航,以期在低成本民航领域飞得更稳、更远。

  起家:

  铁皮屋的“春秋大业”

  上海市虹桥机场空港一路528号,一栋建于90年代的宾馆就是春秋航空的办公楼,而且这栋楼还是租借来的。狭窄的过道,光线暗淡,两侧的门都是老式宾馆的客房门,略显斑驳的墙壁上“安全 低价 准点 便捷 温馨”字样异常醒目。

  如非亲眼所见,你可能很难相信,一家上市公司已经在这栋老楼里办公了十余年。开始访谈前,王煜身着简朴的深蓝色工装走进会议室。看到已经摆好的摄像机,他笑着说,“我是不是该换身衣服再来比较好?”随即,他脱下工装外套,露出一件洗得有点旧的深蓝色衬衫。

  事实上,“抠门”已经成为春秋航空的企业文化,王煜始终是忠实的践行者。直到现在,王煜还没有独立的办公室。他和公司总裁___、春秋日本公司负责人王炜三人挤在一个十多平方米的房间里办公。同样的,创始人王正华的办公室面积也不过十余平方,室内摆置的沙发是当年100元买来的,已经用了20多年。

  “钱一半是赚来的,一半是省出来的。”父亲王正华对王煜的言传身教,他铭刻于心。80年代初,作为上海市长宁区遵义街道党委___的王正华,为解决大批返城知青的工作问题,开办了客运、货运、汽车租赁和旅行社等5家公司。1981年,端着铁饭碗的王正华选择辞职,拿着筹措的3000多元资金创办了上海春秋旅行社。他用其中的2000多元支起一间2平方米的铁皮屋,因陋就简办起了旅行社,一步一个脚印打拼他的“春秋大业”。那时的中国,刚刚开启改革开放大门,旅游基本靠各单位组织。此时,王正华意识到个人出游广阔的市场空间,率先在旅行社里打出“散客游”的概念。为了降低航空成本,王正华找航空公司一家家协商,冒着巨大风险,对空余座位、空余运力进行“包机包座”。

  2004年,民航总局鼓励民营资本加入航空大军时,王正华毫不犹豫启动了春秋航空的筹建。春秋航空成立之初,相继推出“1元机票”、“199元机票”、“299元机票”等超低票价,一度被称为行业的搅局者。十年磨一剑,2015年1月,在公司成立十周年之际,春秋航空正式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

  在公司董事长王煜看来,伴随着改革开放,坐飞机出行不再遥不可及,而是进入寻常百姓家。航空市场百花齐放,这与民营资本的进入有很大关系。春秋航空尽量降低成本,为客人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提供他们真正需要的东西,而不是一上来就问你“要鸡肉饭还是牛肉面”。降低运营成本,比如提供从几块到几十块的餐食,从选座到行李费、从接送服务到签证服务,乘客都能有更多的选择。“乘客只应该为他们需要的东西埋单。”王煜说。

  传承:

  抠出来的低成本

  “抠门”可以说是春秋航空的固有基因,王煜接任后又将追求低成本做到了极致。谈到为何要死抠成本,王煜讲了一个故事:欧洲航空业霸主英航创办了一家低成本航空公司,在首航时开香槟庆祝。但当时就有人不看好这个项目,认为它太奢侈,背离了低成本航空理念。后来,这家低成本航空公司果然被收购,消失于世人的视线中。

  “我们低成本航空公司肯定是不会开香槟的。一人拿个一次性杯子,灌点白开水意思一下就好了。”在王煜看来,低成本是知行合一的文化,而不是表面的节省。在春秋航空,低成本绝不意味着低质量,低成本反而意味着高效率。王煜介绍,公司通过很多方式严控成本。春秋航空的运营模式是“两高”、“两单”、“两低”。“两高”是高客座率、高飞机利用率;“两单”是单一舱位、单一机型;“两低”就是低的管理成本,低的营销成本。

  航空公司为了区分不同的市场需求、客户群体,往往有很多的机型。而春秋航空就只有一种机型——空客A320。因此整个飞机的维修费用、航材储备,包括飞行人员的培训费用都可以大幅节省。由于机型统一,飞行员动作规范化、标准化,飞机的安全性也大大提高。另外,同样的A320飞机,一般都是两舱,春秋航空则是一舱布局,将飞机后面的厨房拆掉,把厕所放到原来厨房的位置去,再将原来厕所的位置留出来。这样,一架飞机可以坐到186个客人,飞机客座率平均可达90%以上。“同样一架飞机别人坐120多个客人,我们能多出50个来。”王煜称。春秋航空还持续改造座椅设计。原来的座椅靠背、扶手都比较厚,现在做成轻薄座椅,空间能多出一寸多。同时,修改腰部的弧度,放腿的空间更大,可以多出半寸。这样,飞机空间上节省了,乘客的舒适度也提高了。

  在销售方面,春秋航空以电子商务直销为主要销售渠道,一方面通过销售特价机票等各类促销优惠活动,吸引大量旅客在公司网站预订机票;另一方面,通过积极推广移动互联网销售,拓展电子商务直销渠道,有效降低公司的销售代理费用。

  在对冲油价上涨上,春秋航空也有一套方法。国内航空燃油综合采购成本超过5000元每吨,大约对应布伦特原油价格70美元每桶左右时,就要收燃油附加费。“我们的客座率高,所以燃油附加费就可以把国内航线绝大部分燃油涨幅覆盖掉。”王煜表示,春秋航空不用金融手段对冲油价。这是因为国内油价与国际油价浮动并不同步,用金融对冲反而增加风险。燃油附加费的效果比套期保值更好。

  低成本运作和高效管理,还直接反映在春秋航空的业绩上。10月30日,春秋航空发布的2018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01.79亿元,同比增长20.85%;实现净利润14.12亿元,同比增长18.89%。

  王煜不介意别人说他“抠门”,但他认为廉价航空的概念在中国有些被误解了。“可能是低成本这个名字没有取好吧,给人的印象不好,其实我们是真正的高效率和高质量。”王煜表示,低成本航空与其说是价格低廉,还不如说是个性化选择,把收费项目分类剔除出来,乘客可以依照自己的需求去做选择。

  创新:

  首先要做一家IT公司

  在票价方面,春秋航空能做到比其他航空公司节省约30%-40%,而在安全与准点方面,春秋航空从没打一丝折扣。王煜很清楚,乘客坐飞机的核心需求就是安全与准点。

  在安全上的投入,春秋航空不遗余力,飞行人员的培训非常严格,对于整个培训投入的设施也非常多。“目前我们已经买了四台___,明年还会再买第五台,使飞行员通过更多操练,飞行技能不断提高。”在民航公司中,春秋航空连续多年事故征候率为零,安全指标领先。此外,航空数据服务商OAG发布的《2018年准点率综合报告》显示,春秋航空荣获2017年中国内地航空公司到港准点率第一位。

  对于“抠门”的春秋航空来说,有两样东西是不能省的:一个是安全,另一个就是员工的工资。“我们员工的收入,在行业里一定是领先的。”王煜说,要提高大家的积极性,就要用更高的待遇和良好的机制吸引优秀人才。他介绍,春秋航空早期的飞行员,多是三大国有航空公司的教员,而不是普通飞行员。包括公司的管理团队也是从三大航请过来的,例如三大航的A320总机型师、维修高管、安全高管等。

  王煜认为,人才是公司发展的关键因素,通过创造平台和机会,能集中更多有实践经验的人才。春秋航空每年都会带员工去参加世界低成本航空行业峰会,王煜和员工们一样坐经济舱,甚至住在地下室。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用省下来的钱让更多员工增长见识。此外,春秋航空还通过股权激励,让员工分享公司的发展成果。

  春秋航空的员工配置很精干,一架飞机平均配备80多个员工,而别家公司有的为一架飞机配备150多人甚至更多。“我们虽然是航空公司,但首先应是一家IT公司。”王煜说。在春秋航空,几乎所有部门都有严格的编制来控制人力成本,唯独IT部门例外,允许大量引进各领域优秀人才。目前6000多人的春秋航空,拥有500多名IT工程师,信息技术部是最大的部门之一。

  在国内航空公司中,春秋航空是唯一一家自主开发了销售系统、离港系统、运行管理系统及维修管理系统等一系列拥有自主知识产权航空信息系统的公司。不仅公司自己在用,国内还有十多家航空公司和民航管理局、空管局在使用春秋航空开发的各类专业信息系统。

  今年10月,“春秋航空自助系统”登陆上海虹桥机场T1航站楼,以其全新的面貌和“自助值机-自助托运-自助验证-自助登机”的一站式智能化设施,服务广大旅客,积极提升了服务品质、优化了旅客体验。

  由于在罗兰贝格等国际知名咨询公司多年的工作经历,王煜喜欢通过大数据来评估企业各项业务情况并作出决策。他经常在半夜两三点醒来,翻看公司前一天的运行和经营数据。其中,收益、成本、安全是王煜最关心的几大数据。“像前段时间有台风,很多航班都取消了,我会时刻留意旅客的最新情况。”他说。

  航空领域每天都有不确定的事情发生,为此,王煜强调,保证安全最重要的就是把体系建设好。但他还是放不下心,会对公司的每一项数据悉心关注。每周六,公司管理层都会照常上班,开会总结和讨论公司经营问题。

  展望:

  低成本民航巨头扬帆

  “钱一半是赚来的,一半是省出来的”,通过精细化管理能省下来不少,王煜还希望未来的春秋航空能拓展更多市场份额。

  对于国内市场,春秋航空仍在增加集中度。据了解,公司正在积极申请进入北京市场,在上海也是不断提高份额。“像___等重要城市,我们已经在当地占到第一位了,希望将来更多的地方能做到市场份额第一。”王煜毫不掩饰开疆扩土的野心,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拥有定价权,也才能有更多话语权。

  “我们是吃糠咽菜长大的,我们的生命力很顽强,我们的效益也好。”王煜坚信,随着二、三线甚至四线的客座率提高上去,公司再逐渐打入一、二线市场,未来发展前景还会更好。公开资料显示,10月23日春秋航空河北分公司正式成立,这也是春秋航空旗下首家分公司。落子河北,反映出春秋航空正不断强化在京津冀市场的话语权。

  在国外市场,春秋航空已成立了全资子公司,在大阪和曼谷都有基地。王煜称,目前公司是国内、国外并举,今后还会在国外不断寻找新的基地。他认为,中国内地居民目前的护照数只有七、八千万本,未来国外市场的发展潜力是相当大的。

  春秋航空9月27日公告,以8.46亿元入股南方航空(600029,股吧)成为第五大股东,民航混改再进一步。王煜直言,与南方航空合作,是为了让低成本业务运作得更全面。面对合作,春秋航空心态很开放,“我们的安全运行体系有保障,平台已经搭建好了,对于与其他航空公司的合作,我们是保持开放的。”王煜表示。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数据,2015年中国的航空旅行为4.83亿次,预计到2024年左右,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航空市场。然而,低成本航空公司在中国国内市场所占份额仅为8%。与此相比,低成本航空已经占据欧洲民航市场40.4%以上的份额,占据美国民航市场30%以上的份额。特别是2-3小时左右的中短途航空市场,约八成都已被低成本航空占据。

  王煜认为,低成本航空在中国将有极其广阔的市场。随着中产人群不断壮大,“自掏腰包”的飞机短途旅行将成为常态。民航局提出大众化是民航强国的必要条件。“最近的五年或十年,应该要对低成本航空特别是安全准点做得好的公司,给予更多的配额和发展机会。”王煜表达了期待。

  谈及未来发展,王煜没有豪言壮语,更多地是着眼于每一个细微指标。在他看来,把低成本做得更高效,把安全和准点做好,就是对消费者、投资者和员工最大的负责。